吃著花见团子的兼定喵

サキヤマニア✨
崎山つばさ重度厨
一坑未完又一坑
刀乱 刀音
和泉守兼定love!!!!!
一条咸鱼是我(
自耕农农委会成员
自产自销很愉快

【段子•如果审神者生理期经痛】药研藤四郎的场合

*审神者设定为一位生理期会经痛且痛不欲生的女孩子

*all审前提

*本丸私设、人物OOC可能有

*渣文笔

*基本上全员都会写 以下开放许愿 许愿的将会先写!

「又偷吃冰了?」

少女低着头,不敢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短刀。

——又要被骂了……早知道昨天就不要跟三日月那群老人家一起吃冰……

她想撒娇求这短刀身太刀心的付丧神放自己一马,但痛到快爆炸的腹部让她连坐着都显吃力,别说撒娇。

「大将,您这样不行啊。冰品对子宫不好,不是跟您说过好几次了?」

「可是夏天——」

「夏天不吃冰很难受?」

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反驳,却又马上被对方打断。

头垂得更低了。

「……唉,真拿您没办法。」想想,自家主子好歹也是个青春期少女,这点任性应该可以被允许的吧。

绕到少女背后,环抱住她。

「药、药研?」搞什麽,现在生理期,她可没那种兴致啊!

「别动。」贴了片从万屋买来的贴式暖暖包在少女腹部上,「等会儿热了就比较不痛了,先去睡个觉,需要我替您更衣吗?」

「不、不用了……!」这刀是照顾人还是撩人?

「那好。」黑髮付丧神笑了笑,「大将您赶紧睡吧,我等一下会用保温瓶泡个姜茶放床边,醒了就喝一些吧!」

「还有什麽事儘管吩咐。」离去前还不忘在少女额上印下一吻。

——够了这刀,岂不是让我经痛也心甘情愿吗。

*自家审神者任职前的故事
*私设如山
*有点偏向刀(兼)婶

再次甦醒,已是百年后之事。

国广?清光?安定?长曾祢大哥?
——熟悉的一切早已不见踪影。

望了望四周……啊,是玻璃柜呢。

那场战争过后,与岁先生一同进入了长眠;百年后的今日,他则被放在展示柜裡,供人欣赏。

——嘛,是为了纪念岁先生吧!

作为土方岁三的爱刀,他可是感到相当自豪的。

「我的存在,就是岁先生曾经活跃在这世上最好的证明。」他一直这麽觉得。

——那其他人呢?
国广呢?为什麽没在自己身旁?
清光、安定和长曾祢大哥呢?为什麽没听说他们的下落?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只要被公开展出,必定会有许多人来观赏自己。

这时候的国广一定会拚命说他有多优秀吧!
这时候的清光和安定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朝他泼冷水吧!
这时候的长曾祢大哥一定会摸摸他的头称赞他吧!

——果然,还是会寂寞的呢……。

从展示柜内看出去,人们的穿着早已不是江户时代的样子,一切真的都变了。

——啊……好寂寞……。
——但是,又有谁能听自己诉苦呢?

「哥哥!快来!」

一天,一位小女孩出现在他面前。

「哥哥你看——和泉守兼定真的好漂亮——」
「当然啊,它可是土方先生的爱刀呢!」

吸引你注意的,并不是小女孩那闪闪发亮地看着自己的眼神,而是她与他哥哥身上散发出的灵力。

——有种……奇异的感觉?

为了将两人看得更清楚,他贴上了玻璃。

只见小女孩的哥哥也正看着自己。

「付丧神——?」男子低声说道。

点了点头表示对方的猜测正确后,便看见男子对自己笑了笑——

那小女孩的哥哥用唇语讲出的那句话,他到现在才明白……

「呐,我从小就很喜欢你哦!」身旁的女子说道。
「我知道哦。」回答。
「诶——为什麽——」
「秘密。」

缘分吧,他想。

当年她给他的第一个感觉就像彷彿与岁先生重逢。

缘分的连结吧!不论是作为这位审神者的下属,亦或是这位女子的恋人。

也因为她,让自己与同伴再度相遇。

——孤单寂寞,将不再困扰着自己。
自己也不再只是单单躺在展示柜裡供人观赏,而能再次站上战场,为守护重要事物而战。

……不过,哥哥也真的是相当不简单呢。

——「未来,我妹妹拜託你了。」

/
嗯 最近有点高产呢(
如果喜欢真的是太好了uu
对了 谢谢前几天follow我跟喜欢我文章的太太们!推荐文章的那两位太太也非常感谢(哭)
谢谢太太们的厚爱QQ

闇堕

*与友人家审神者交流产出的脑洞
*审神者名字出现有
*私设如山
*渣文笔怪逻辑
*闇堕情节
*可能刀婶倾向

/

满月。

本应是已入睡的夜晚,女子独自伫立房门口,面色凝重地注视着那来自政府的传令。

「主上,别着凉了。」近侍走来,替女子披上大衣。
「您有心事呢?」说着,从背后环抱住自家主子兼恋人。
女子挥了挥手中的传令,靠进近侍怀裡,苦笑,「又到了处理闇堕本丸的夜晚呢……。」

灵力强大的她,每个月替政府清理闇堕本丸已是例行公事。

但身为近侍的和泉守,无论是作为近侍也好,亦或是恋人,都不曾瞧见女子这般寂寞神情。

「这次是哪位审神者呢……?」小声嘀咕道,往传令凑近一看——

啊,难怪主上会如此……。

传令上头是个陌生的名字,不过在名字后方备注的审神者代号却让和泉守皱起了眉头。

「……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」挣脱恋人的怀抱,拿起一旁的镰刀,「不能让人家等太久呢……。」

那落寞的娇小身影,追随她两年来的刀剑男士们都不曾见过。

「主上,面纱别忘了。」

来到那本丸,只见大雪纷飞,一片荒芜。

「妖气真重。」女子皱了皱眉。
女子挥了挥手中的刀,「和泉守,等等不管是否已经闇堕,都斩了……然后,我说的那件事,记得。」
「是。」
「那,自己小心。」

和近侍分头后,女子独自前往寻找本丸的主人。

「蝶羽前辈……」
拉开其中一间房门,那审神者跪坐在地上,喊着女子的名字。

蝶羽摘下面纱,蹲下身,「……阿存,怎麽会变成这样呢?」

「不知道……」少女哭道,「这已经、已经是第三次了……」

看着泪崩的后辈,蝶羽除了心疼,更多的是感叹前两位闇堕本丸处理人员做事的不周全。

「蝶羽前辈……可以抱抱我吗……」
「阿存……」女子伸手,将后辈抱入怀中,「阿存……阿存下辈子还想遇见你的刀男们吗?」
怀裡的少女点了点头。
「那麽,我接下来说的这个名字,好好记住噢——」

「前辈……」
女子放开对方,站起身。
「记住了吗?」苦笑着。
点了点头。
「那,阿存,下辈子要幸福噢——」

挥刀的同时,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。

「山姥切国广,你的主人已经死了。」和泉守对着本丸最后一位刀剑男士说。
「我知道。」叹了口气,「反正我只是个彷造品,你赶快斩了我吧。」
「……你啊,」和泉守将刀放下,「你爱你的主人吗?」
「……爱。」
「下辈子还想跟她相遇吗?」
对方没回应,只是拉了拉头上的白布。
「那我就当默认了哦?」再次举起刀,一个箭步冲到山姥切身旁,「好好记住这个名字——」

回本丸路上,女子都闭口不言,只是紧紧地牵着和泉守的手。
「主上,手牵这麽紧,会痠的。」
听他这麽一说,手牵得更紧了。
「……」

回到本丸后,她鬆开手,腿软跌在地。
「我……」女子欲言又止。
「您做得很好,」近侍将她抱起,「她一定会得到幸福的,放心好了。」

「好了,时间不早了,去睡觉吧。」

夜来幽梦忽还乡,
小轩窗,正梳妆。
相顾无言,
惟有泪千行——

「山姥切国广。……你那是什麽眼神?介意我是彷冒品吗?」
「……阿姥酱……?」
「——」
那名字脱口而出,少女立刻紧抱住对方。

「主上,您在做什麽?」
「这是构树的露水哦!据说用它磨的墨在短籤上写下愿望就会实现哦!」

以构树之露写下祝福,祈求你来世幸福——

END-

首先 先谢谢读到这边的你/
再来 我考完段考了哇啊啊啊啊啊啊(洒花)
下星期要去毕业旅行了呢uu
不知道兼安那篇金鱼花火什麽时候才会生出来(◐∇◐*)(X
这篇小脑洞如果喜欢真的是太好了uu
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💕

花吐症(上)

*感情线大概是 堀➡️兼➡️安➡️清 没有人两情相悦 所以就不标签cp了

*不好吃的玻璃渣

*第二人称

/

喀。

那天过后,加州清光经常愣愣地望着窗外,喃喃自语。

而你,则是静静地坐在一旁陪伴他。

你们是新选组第一剑士冲田总司的佩刀,然而你从没上过战场,在前线斩杀敌人的总是加州清光。

对此,你曾经感到相当不满。

直到某天加州清光找上了你。

「呦,安定。」

鲜少对话的你们,在听到他叫你名字的那一刻,你愣了一下。

是「安定」,不是「大和守」。

「......怎麽了?」回过神的你,回应。

「三段突刺,陪我练练吧!」

三段突刺,你们主人最擅长最致命的剑术。

「那,我开始攻击了哦?」

流利的剑术,刀刀到位,被他握在手中的木刀都变得犹如真刀般锋利。

优美的身姿,时不时骄傲地嘴角上扬——果然是集美丽于一身的刀。

「安定?怎麽在发呆呢?」他宠溺似地笑了笑,「战场上可不容许失神啊。」

「——」你被那笑容震住了,什麽也说不出口。

心,不小心悸动了一下。

从那之后,你们无话不谈,一起练习剑术也成了例行公事。

你已经不再在意是否能够上战场。

甚至以为这样美好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「等会儿,冲田先生就会用我,一举拿下所有反幕府志士。」那晚,加州清光一如往常,自信满满地说。

「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庆祝吧!安定!」

你对他的话,深信不疑。

整夜没睡,引颈期盼地注视着窗外。

在等他回来。

然而,怎麽等也等不到。

「......去哪了......?」

恐惧,不安。

其实你早已发现自己对加州清光的感情,只是不愿面对。

害怕,害怕重要的事物离自己而去。

清晨,冲田回来了,但仍然不见加州清光的身影。

此时此刻,你恨不得马上冲到冲田面前问他清光呢?......可惜冲田看不见也听不见你。

没有他在的日子度日如年,夜晚你都会偷偷掉泪——万一,万一他不在了,该怎麽办......。

这段日子,冲田还是照样出征,但手中的刀不再是加州清光,更不是你。

你望着空盪盪的屋子,「清光......我——」

语未完,熟悉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。

「安定。」

听见那嗓音,你勐然回头。

「清光......!」

他回来了,但,整个人都变了。

不再像以前那般自信满满、神采奕奕。

眼神中多了点落寞。

注意到对方脖子上的绷带时,你便理解发生了什麽事情。

「我……还被爱着吗?」

「既然有把我修好,代表还是爱着我的吧?」

「但是,为什麽不再使用我了呢?」

四年后的今天,你正视了自己的感情。

四年后的今天,加州清光还是说着那些话。

是,你是被爱着的——被我爱着。

你多想这样告诉他,但总是说不出口。

现在说这些话只会被对方当成傻瓜吧?

「要是我没断刀,就能一直在战场上陪着冲田先生了吧?」偶尔,加州清光会望着卧病在床的冲田,自言自语。

不知道该怎麽安慰他,只能静静的坐在一旁。

——如果当时断刀的是自己就好了。

这麽想着,突然一阵反胃,你赶紧起身离开,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失态。

「……这是......什麽?」

好像是花瓣吧——水晶兰花瓣,白中带灰,乍看之下会让人以为是丝绸。

这东西,是自己吐出来的——

「啊......这样啊……。」

苦笑。

你听人说过这病。

一旦患上,便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,无药可医。

病因:

单恋着加州清光。

只有两情相悦才能活命。

但,你知道,不可能……。

TBC

/

谢谢阅读到这边的你💕
那么,我们下篇再见uu

下篇和泉守与堀川将会出场/

昨晚太亢奋睡不着 于是就撇了个清安
也是我家宝贝亲友的生日贺图(

脱离咸鱼(X
兼安粮太少只好自产qq
害羞的兼桑好可爱 女装安定好辣qq

這天是情人節

情人節來發點糖/

*OOC
*渣文筆
*好像沒什麼邏輯((

清安

「!」
清晨,你又被夢驚醒。
「又做那個夢了?」睡在身旁的他起身問。
「不是......。」你搖搖頭。
「那是怎麼了?」
「我......我夢到沖田君送我情人節巧克力!」
見狀,他沒說什麼,只是站起身走向一旁的小茶几,拿了個東西又走回來。
「清光?」你疑惑的喚了聲他的名字。
只見他在你身前跪下,單手扶著你的頭,湊了過去。
「清、清光......?」你既害羞又害怕地緊閉雙眼。
「別動。」對方悅耳的聲音落下。
他似乎,將那只他親手為你製作的髮夾別了上去。
「怎麼突然......?」
你才剛睜開眼,便被擁入懷抱。
「別再沖田君沖田君地喊了,你的戀人是我。」
你愣了一下。
「清光你難不成吃醋了?」你笑道。
「......」他撇過臉。
你蹭了過去,在對方唇上輕吻,「情人節快樂,清光。」

兼安

1克牛奶、5克黑巧克力......
「安——定——」聲音的主人一進廚房就一把將你攬入懷中。
「......和泉守你做什麼呢。」你不悅地皺了皺眉。
「你沒睡在我身旁我寂寞了啊——」他將頭枕在你肩上,「給主上的巧克力?」
「是啊。」
「......」
他在吃醋。
「吶。」你拿了塊巧克力塞到他嘴裡。
「好苦...!」
「哈哈哈你果然是小孩子!」看到他被苦到整個臉扭在一起的模樣,你笑了出來。
「哦?你說我是小孩子?」他有點惱怒地托起你的下顎,俯視著你,充滿磁性的嗓音在你耳際響起,「今晚你等著。」
見你滿臉通紅的佇在原地,他笑了笑,「情人節快樂,安定。」

初次見面時

刀劍亂舞乙女向同人
*繁體字注意
*可能ooc
*嬸嬸設定為一個被現世親友視為不祥存在的少女

「記住,千萬不能摘下你們的面紗,更不能告訴付喪神你的名字,否則——」
有可能會「神隱」,對吧。
這正是妳想要的呢。
「那麼,各位來選擇你的初始刀吧!」

§加州清光
初見她的時候,她帶著絲綢面紗,完全看不見她的樣貌神情。
她就是這一世的主人嗎。
她簡單了自我介紹了一下。
並說著絕對不會讓自己斷刀。
看不到任何表情,感受不出任何情緒,但,應該會是個可靠的主人吧。

§大和守安定
是個少女。
就算對方帶著面紗,你仍然能從她的聲音及身形判斷出來。
年紀這麼小的人,竟然是你新的主人……果然還是沖田君好呢...?
這句話是疑問。
看看自家搭檔如此信任她、喜歡她,自己或許也該努力去試著信任這神秘的主上吧。

§和泉守兼定
我是和泉守兼定,是又酷又強、最近流行的刀!
初次見面時,你這麼說。
隨即聽見她輕笑了一聲。
但也就只有那麼一剎那。
是吧,就算是被託付重大任務的審神者,帶著面紗的她就算再怎麼神秘——仍舊是個少女。
你笑了笑。
主上,其實您多笑一點沒關係的。
她那神秘的面紗,如果是你,應該能夠揭開吧。

/
目前只寫了這三人的(/ω\)其他的我繼續努力(/ω\)
感謝您的閱讀(。・ω・。)ノ♡
最後 祝大家 聖誕節快樂✨✨✨

【K 同人 尊禮】By 夏瞳

• 小虐 慎入

• ()處為回憶

「我只是想救你啊,周防。」宗像看著眼前力量暴走的周防說。

(「吶,宗像。」「嗯?」那天,宗像和周防一起來到了海邊。「這根本就是命運的捉弄吧……」「你是指石板讓我們當上青王和赤王的事嗎?」宗像把頭靠在周防的肩上。「嗯,什麼王不當、偏偏當上了青和赤這兩個對立的王。」周防嘆了聲氣。「至少沒有把我們永遠分開,這樣想不就好了嗎?」宗像笑望周防。「你怎麼能那麼樂觀。」笑了笑,吻上宗像的唇。「你會一直跟我在一起的吧?」宗像突然不安的問。「夠了,你不是羽張迅,我也不是迦具都哦?」再次,相視而笑。)

「周防!!!住手啊!!!」宗像吼道。

(「喂,要是哪天,我變成迦具都那樣怎麼辦?」周防把宗像抱在懷裡,問。「那我只好在悲劇發生前,盡我S4室長的義務,一劍刺死你——我可不像羽張迅那樣不忍心刺死迦具都。」「哎呀?你對我這個戀人連一點留戀都沒有?」周防笑道。「……所以說!我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!你給我好好控制自己!」對,無論如何都不行。「啊,就聽你的。」微笑。)

刀,握在顫抖的雙手中——「對不起了,宗像……我沒好好遵守約定呢……。」周防倒在宗像身上、抱著宗像說。「混蛋周防尊……!」眼淚,已悄悄落下。「……我愛你,禮司……。」說完,闔上眼。「我也愛你……尊……。」緊抱。

宗像獨自走在橋上。

前方,是scepter4隊員們的歡呼 ; 河畔,傳來的是吠舞羅“No blood!No bone!No Ash!”的悲泣。

宗像望向天空,看著那群紅色的光點,「我們、下輩子能再續前緣嗎……周防……?」

(「我要是真的變成了迦具都那樣,到時候就拜託你了啊,宗像。」「不准說這種蠢話,野蠻人。」)